喜歡美好的事物

7/30_2017

不要再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了

走出來

世界浩大  哪值得放棄美麗,蜷縮旮旯頹喪

每日一思

「若今天是生命最後一天,妳會甘願這般度過嗎?」

7/24_2017

微笑附和妳的生活分享

偶而興奮的點頭,露出尋獲知己的神色

感受胃中翻滾的叛逆

覺得自己好虛偽


有種想哭的衝動。


聽著從又一張口中說出的「一個人真好」

將美食一口口塞入根本不餓的胃袋

明明眼前有妳

卻感受到寂寞

「是呀,一個人真好」我輕聲頷首

炎炎夏日,多渴望手中有另一雙溫暖

但這渴已許久不被緩解


肉體和心靈切割

我是標準的外熱內冷

在找一個話筒

線的另一端有人傾聽

(似乎總是忙線中)


偌大的城市

逼仄的房間裡

一個人

在對話

6/19_2017

銳利的善良

有稜有角

有自己的態度

所有的溫柔

建立在原則之上再上


12/16_2016

欲言又止


好想說出來

可是,對誰說?


我不是不緊張

我不是沒有壓力

我不是不想找人說說

我不是不想在全然黑暗的夜裡哭泣


但該死的

我怕

我怕影響到其他人

讓他們承擔不屬於他們的煩惱糾結緊張煩躁壓力無奈無力虛脫

肩膀很沉

不敢說

怕肩上的砂石浸了別人的口水,沉之又沉


實驗室很好

但我泰半的非上課時間都泡在那裡就不太好

武術很好

但我要竭力爭取才能有四個小時的短暫快樂就不太好

MOOCs很好

但當我已壓縮不出時間卻還欠著一堆時數要還時就不太好

活動很好

但我的心情總是不太好

很好,都很好

是我不好


學實驗技術學氣功學繪圖軟體學剪片學承擔責任

學習課業呢?

只好在夜裡

或晨間

當其他人在看娛樂videoes時

同樣上youtube 看videoes

看那些你們好熟而我不懂的教學影片

或是

拿起共筆

爭取空出來的半小時念完一個章節

同時腦袋裡瘋狂跑著行程表

8點晨起唸書

10點實驗室老師約談

12點吃完飯唸書

13點上課

19點武術社

22點實驗室照CT

23點半回宿舍

宿舍在作用的,幾乎只有床和浴室


不是不累。

但是    對誰說?


欲言又止


現在能讓我開懷的只有武術社拜託不要奪走


7/26_2016

我愛人的方式

我的心臟不太強壯
沒辦法愛很多很多人
所以我會專注的愛你

只要你能踏進我的圈
我會給你該給的東西

我笨,又護短

你跟我說的我一概認真聆聽
無論事關大小
你說吃完早餐忘了刷牙
你說半夜看漫畫凌晨做惡夢
嗯,嗯,
我在聽,我在聽
你說新聞裡癲狂的戰爭
你說失戀被當禍不單行
嗯,嗯,
我在聽,我在聽
只要你願意告訴我,我都聽
只要你不嫌棄我不太會說話,不幽默,不插科打諢
我笨,只會笑你快樂的事難過你悲傷的情節
如果你願意接受這樣笨的我
我會一直愛你
因為我愛你
我願我是你放心的港,讓你笑的灣

在我眼裡你沒有缺點
任何小毛病都是你的獨特魅力
我不在乎你的外貌能力和成績
只要你在我的圈裡
我只注意你的喜悲笑容和你這個人
不屑其他的八卦和詆毀或事實
你的好壞我自然看得到
卻容不得他人說你不是
不喜有人踐踏你的好意和感情
你是我圈裡人
是我捧在胸口,少數的人
誰敢傷害你
我一輩子不與他來往
因為我愛你
看你疼,我痛

唉,我實在不夠強壯
能愛的人寥寥可數
但只要你讓我愛上
我會專注愛你
無論你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美是醜是笨或聰明
我愛的是你的人
不是表象也是表象
愛你的個性想法喜好也,愛你的笑容眉毛和分叉的髮尾
愛你,我的快樂
或許看來清清淺淺,我的愛
但,還是小小,小小的希望
希望你
珍惜我的愛
只因你使用的,是我的靈魂

我愛你

7/9_2016

有些事真要走過才會明瞭。

輕狂期說的憂與愁,都只是為賦新詞的逞強。

等真真正正見識過一些生老病死,
真真正正心痛過幾次,

反而什麼都彈不出舌頭了。

以前的自卑,是無謂的自卑。為家世,為自尊。

現在的自卑,是因為見過了厲害的人,勤奮的人,有才華的人,刻苦自立的人......漸漸發覺自己的弱小。

多麼愚昧啊,我。

開始

學著沉默,聆聽。

開始

學著學習,效仿。

能不能有一天,

我也成為當初眼中,發著光的人?

自勉。

7/5_2016

寂寞如斯

出車禍了。

冷靜地從柏油路上爬起,扶著暈眩的腦袋和肇事者對談。

車上,和老闆告假,平靜的說自己被車撞了,現在還好,沒什麼大礙。

醫院,順著人流檢傷,掛號,看診。肇事者緊張的在旁等候,靜靜的看著推床送來送去,救護車的紅光一閃一閃,心想:還好只是擦傷。

照了X光片,外科醫生說,肩膀骨頭有點扯到,近幾天手不要舉高。其他小擦傷處理完了,溫溫的和醫生、護士道了謝,掛著三角巾,和肇事者約了下次見面談賠償的時間,安靜地離開熱鬧的醫院。

左膝有些腫脹,走起路來一拐一拐,右手垂在胸前,三角巾拉得脖子有點酸。

公車等候站,不時接收到疑問的眼神,默默的看著前方,看著車流,不微笑,不點頭,不解釋。

家裡,原來想想只是小傷,卻在生活造成一定困擾。

不知道脫褲子可以這麼難;
不知道穿衣服可以這麼煎熬;
從椅子上站起還要先深呼吸,緩慢地扶著桌椅,小心不扯到腳上的傷。
吃飯改用左手----幸虧平時有練習,哈哈。
曬衣服是不可能了,只好一件件拿到陽臺的曬衣架去掛,走路時還要拖著左腳。

該怎麼洗頭啊?都躺在柏油路上了,能不洗嗎?勉強的用左手抓洗,戳到腦袋的包時還不住抽氣。
最後還是擦澡了,在單手洗還要小心不弄濕紗布實在太難,毛巾沾沐浴乳多擦幾次就行了吧。
用毛巾把頭髮幾乎擦乾再吹頭髮,還是吹了一段時間才乾。

窩在沙發裡,頭上、肩上、膝蓋間都壓著一袋冰塊。

夜裡,安靜的。冰了二十來分鐘,昏昏欲睡,收了冰塊,吃了藥,爬上床又是一番苦戰。
在左膝窩和右肩底下墊了小被子,以免半夜壓到傷口被痛醒,閉上眼睛等待天明。

半夜醒了兩、三次,每次醒來都發現右手麻掉,稍稍伸展一下手臂,待到不麻了,想換姿勢繼續睡時,不小心動到左腳,又是一陣抽氣,和不自覺的髒話。

一夜難眠。







*試想了一個人遭遇車禍的狀況,不禁慶幸,還好我有家人。

4/10_2016

有場雨在下
細雨帶來風的歌
輕輕送進窗櫺的縫

烏煙瘴氣的城
煙囪噗噗抽著廉價的菸
夢裏滿是悶熱的冬天
一場細雨路過
跨越了時間與情緒與種族與其他
抿著笑,溫和地擦淨一片湛藍的天

多久了?多久沒見到湛藍的天?

有場雨在下
細雨帶來風的歌
輕輕送進窗櫺的縫

雨聲啪答啪答笑倒在鐵皮屋頂上
啪答啪答溜下斜斜的屋簷
啪答啪答遮蓋了暴躁的謾罵
雨呀笑著遮了你的嘴
要你別說話
好好學著傾聽

風的歌輕輕送進縫裡來
有微涼的夏天
墜落的塵煙
和沉默著的人的呼吸
涼涼的風輕輕觸碰你臂膀
細語淡淡消散在細雨中
它說,它說
別忘了溫暖的感動

有場雨在下
細雨帶來風的歌
輕輕送進窗櫺的縫
我在歌裡入眠
夢裏有雨的夏天

4/3_2016

太渺小了,生命。

回老家祭祖,先去鎮裡的大廟拜拜。
短短走路5分鐘的路上,
遇見了3隻小生命,

未知,與,殞落。

在第一個轉角遇見你,小麻雀
當我用芭蕉葉輕輕把你捧起,
柔軟的身軀和微張的眼簾讓我與我母親驚喜

「啊,應該只是暈倒。」天氣灼人,也灼你。

放你在陰涼樹下,走上大廟石階。

又遇見一個你,小麻雀2號。
這次真的真的不是熱暈了。
一個不自然的姿勢,凌亂散落的羽翼,在在說明
你是飛去另一個世界了。

母親用鮮嫩的美人蕉葉,沉默的捧起你。
帶你去一個不受打擾的土地。

你最讓我疼痛了,燕子
依偎在金爐旁的窗臺,當我試著把你捧起,
你的胸脯起伏,似是呼吸。

我們驚喜的叫了出來,
母親用葉片撥弄你,隨後,喜悅急速冷卻,

「已經......了,長蛆了。」

原來你的脈動是蟲子的幻象,一時迷了我們的眼。
你離開的更早。

我把你包起,試著不去想起蟲子們在你身下蠕動的畫面
試著不去思考屍體會對環境有什麼影響
試著專注在,專注在和你道別。

鋤頭耙開濕潤的土,
螞蟻們,請別弄疼他。
輕輕蓋上,
再見,不見。

大廟裡的保生大帝默默注視一切。

3/2_2016

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不會反抗
不會叛逆
不會為了喜歡的東西放手一搏

只會找藉口
只會逆來順受
只會逃避

逃避
逃避
逃避
要逃到什麼時後?
什麼時後才不再逃避?

真的不喜歡這樣的未來
真的不喜歡你們說美好的那個未來

你們說我將有光明的路開闊的前途
可是現在的我連眼前的屏幕都看不清了。